上海浦東陸家嘴的崛起

1-3 Blood Rain

流鼻血?我這樣以為。

但血滴卻迅速地像雨般地落下,不,並不是像雨,根本就是雨呀!這計程車何時變成了沒有車頂的敞篷車?!

抬頭望,仰天長嘯:「Holly Shit!」

大量落下的血雨瞬間淹滿了整個車廂,我的下半身完全泡在飄著濃郁腥味的鮮血裡;坐在左前方的司機不發一語,無事般繼續駕著車前進。

我正想開口叫司機停車的時候,卻發現張不了口,我的嘴竟已被層層的膠布給封住了!這突如其來的一切,彷彿就在一瞬間完成。

我用兩手將iPhone緊密地包覆著,深怕它被淋濕了。突然,電話響了……